江宁非遗

窦村石刻技艺

2018-04-11 14:53:30   丨    作者:

    窦村石刻工艺开始于明朝初年。明定都南京后,朱元璋从河南、山东、安徽等全国各地征调了大批手艺精湛的石匠到南京建都筑陵。这些石匠后来没有回到原籍,而是在附近定居下来(窦村的石屋,屋顶坡度较缓,属于典型的明代建筑风格)。这些手艺精湛的石匠在此地也一直从事石刻制品的加工制作。加之窦村位于有“十里长山”之称青龙山一带,这里山峦叠嶂,盛产青石等石材,为石刻的发展提供了丰富、优质的原料,使得石刻工艺在窦村一带传承不息,形成了流传至今的窦村石刻工艺。
    明清时期,窦村石刻工艺可谓鼎盛,南京城内外都可见窦村石匠的杰作。窦村石匠先后参与了修建城墙、明故宫、明孝陵等工程。据《江宁县志‘碑碣石刻》记载,光绪年问,窦村艺人修建的窦村古戏台最能代表窦村石刻水平,其石刻图案精美,造型生动别致,设计合理,比例适中,刀法娴熟,线条流畅,极具艺术性,现已被列为市级文保点。
    近、现代,窦村的石刻工艺也得到很好地传承、发扬,窦村的石匠也远近闻名,据《江宁县志•人物志•历史人物传略•骆谨春》记载,南京城内三山桥、长干桥、中和桥、五贵桥、珍珠桥、七瓮桥上的水兽、新浮桥上的龙头以及莫愁湖抱月楼墙基上的“武松打虎”、“狮子楼”等连环画均出自窦村工匠之手。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建国初期,成天权、王民涛、张长松、潘安保、潘孝顺等5名石刻艺人被南京市政府指定参加了北京人民大会堂建设,制作了许多精美的石刻制品,向全国人民展现了窦村精美的石刻工艺。至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窦村的村民大部分都会石刻。2001年,窦村的石匠完成了明孝陵修复工作,修旧如旧,为明孝陵成功申遗作出了应有的贡献,也使得窦村石刻这一古老的传统工艺再放异彩。

blob.png

    在窦村石刻工艺中,一块符合雕刻构思要求的石料有采、切、凿、砌等几道工序才加工成一件石制品。窦村工匠在周边盛产的青石、白帆石、太阳红等石料中选择开采、切割,作为筑城建屋、雕刻石构件;雕刻是窦村石刻工艺中高水平的体现;最能表现“砌”这一行当的除了明城墙、明故宫、明孝陵等大型建筑外,最有说服力的则是窦村石匠自建自居的石屋,墙体采用大小不等的石块,通高错缝垒砌,间以用石灰、草木灰、盐卤调成的黏合剂,结构牢固,朴素沧桑。
    窦村石刻的雕刻手法有阴刻、阳刻、浮雕、透雕具备。在其代表作窦村古戏台精美的雕刻石构件中,前部两个柱子上雕刻的“日”、“月”、“乾”、“坤”四字为阳刻, “和合二仙”、“刘海戏金蟾”等图案采用浮雕手法。在窦村石屋上的“金钱窗” 由整石头凿成的,外方内圆,采用的是透雕手法。

blob.png

    过去窦村石匠从事建筑石构件加工,使用的工具有锤子、剁斧、錾子等三大类和部分辅助工具。其中,剁斧可细分为单口剁斧、双口剁斧、耙斧、边斧(线条斧)、槽斧等,錾子有老嘴錾子、火嘴錾子、弯背錾子、扁錾、尖嘴錾子等,功用都各不相同。现在的艺人还使用刻刀,材质有合金钢的,也有白钢的,根据功用可分为平刀、斜刀、尖刀、圆刀、铲刀等多种。

    在长期的创作、生产实践中,窦村的艺人总结经验,形成了一套的加工工艺,具体如下:
1、选材:按照雕刻对象选择石料,要求石料色彩、纹理大体一致,误差不大。
2、打荒,也称“打毛”:有打大荒、打中荒、打小荒之分。 “打大荒”,将石料粗坯凿去多余部分,一直到初具大体轮廓的阶段。进一步打出体与面关系基本形状的过程叫做“打中荒”,经“打中荒”的粗胚要求或弧或直,四周成型,表面没有明显的凹凸感。一般加工到比雕刻尺寸要求厚约1公分左右叫“打小荒”。
3、打细:按照作品雕刻要求对打荒后的粗胚进行精细雕刻。雕刻时要力度均匀,纹面一致,用剁斧、錾子时不可重斧、重錾。
4、打磨:在打细石雕的基础上,用糙石、金刚石等打磨工具进行手工打磨、抛光,以显示石材的质感,增添石雕作品的光彩,提高其艺术感染力。可根据需要通体打磨、局部打磨皆可。

    石刻作品主要分布在南京城内及周边、首都北京。影响较大的作品有南京明城墙、明故宫、明孝陵、北京人民大会堂等建筑中石作部分的石构件,南京城内三山桥、长干桥、中和桥、五贵桥、珍珠桥、七瓮桥上的水兽、新浮桥上的龙头以及莫愁湖抱月楼墙基上的“武松打虎”、“狮子楼” 等连环画也是窦村石匠的作品,最能代表窦村石刻水平则是窦村古戏台。

blob.png




苏公网安备 32011502010254号      版权所有:南京市江宁区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江宁区土山路46号     苏ICP备11081079号-1     联系方式:025-5219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