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

轴心时代—新时代下的“温故”和“知新”

2011-11-16 16:22:00   丨    作者:江宁区图书馆 严子健

    无论你有没有丰富的历史知识背景,也不管你是否有灵动的哲学思维,《轴心时代》都是一本适合你阅读的书,我原本以为这记录古代历史文明发展的文字会艰涩难懂、枯燥乏味,但作者凯伦·阿姆斯特朗却用凌厉的笔触、巧妙的思维“建构”以及独特的视角将那复杂遥远的文化现象进行了令人信服的阐释。读完之后,不禁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并不仅仅是一本适于修身养性的读物,更适合人们在迷惘、陷入困境时阅读,正如卡尔·雅斯贝斯所说“时至今日,轴心时代先哲们的思想仍是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精神基础。每当人类社会面临危机或新飞跃时,我们总是回过头去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

    《轴心时代》视域开阔,涵盖面大,信息容量丰富,阐述了大约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200年,古代中国、印度、中东和希腊这四个非同一般的地区的璀璨的文明传统的形成过程及当时错综复杂的社会背景,作者用其优美的文笔将宏观理论的阐释与微观事物的细描绘有机结合的手法相当值得称道,一方面使读者清楚了解了中国文明中的儒、道、墨、法等诸子百家,印度的耆那教、印度教和佛教,以色列的一神教以及希腊的哲学理性主义,另一方面使读者有一种穿越到那个时代切实体验佛陀、苏格拉底、孔子、耶利米,《奥义书》的神秘主义者、孟子以及欧里庇德斯等人真实存在的感觉。

    凯伦·阿姆斯特朗以时间为基线、分段分地进行阐述,同时又彼此互相印证,融为一体,各大文明系统的精神气质被其阐述得有条有理。而她所阐述的轴心精神,简单说来就是宗教“金规则”:同情、博爱、仁慈及包容的心态。之所以觉得《轴心时代》适合大众阅读,也因为作者的包容和客观,因为她虽然将宗教“金规则”纳入了阐释的框架中,但其对当今世界宗教信仰的包容确属难得,通读全书,作者只字未提一个人要有宗教信仰之类的话,而是客观地、就事论事地要求所有宗教应在新情境下摆脱其阴暗面并重新定位以真正实现精神层面的交流和沟通,这对于没有宗教信仰的读者来说,更能客观、准确地体会和感受轴心时代精神创造的伟大。

    当今中国社会随着市场经济的日益发展,盲目的物质追求使很多人的心灵发生了扭曲,欲壑难填成了很多人个性的标签,无法否认的是,人们普遍存在着精神需求,但有些人对神圣和精神的追求不但无法自给甚至严重缺失和极度匮乏,物质和精神的追求显得极不协调。《轴心时代》一书以古鉴今,向我们展示了人类先祖对于灵性、神圣和精神的艰难探索和不懈奋斗,这无疑给当下世俗、浮躁的社会心态以沉重一击,更给予了人们一种反思和激励,使其向往并追求精神层面的释放和发展。

    通过《轴心时代》对于人类古代宗教、哲学思想发展脉络的描述,我们能够认识到中国传统文化在世界历史长河中的重要地位,在作者对古代世界四大地区的宗教哲学传统的形成中,我们更加感到骄傲和自豪,因为中华文明是唯一几千年来不断延续、传承至今的文明,在《轴心时代》划分的整个人类历史上,只有中华文明跨越了全部四个阶段,而且孔子首先发扬了完满的轴心精神。通过仔细阅读,我们也不难感受到作者在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那种对于中国古代文化的喜爱和推崇。

当我们在作者优美的文采、丰富的信息中体会着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地位的时候,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传承便显得尤为重要,因为“新文化皆从传统而来,有源之水,方能长流而不断”,《轴心时代》既是文明的“温故”,又是现代社会文明追求的“知新”。

    “轴心时代是一个产生精神天才的时代,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产生科技天才的时代,而我们的精神教育却是欠发达的”,因此“人类在享受现代社会物质浮华的同时还需要心灵和精神的净化,其秘籍蕴涵在我们祖先超凡脱俗的智慧之中”。

    正如书中所说,“尽管我们面临着重重困难,轴心时代的总体发展状况确实使我们洞察到这一重要典范时期精神演进的历程。我们将循着这种年代学的顺序,依次说明四类轴心民族的发展进程,注视着一种新的见解逐渐生根、发展壮大直至达到高潮,并最终在公元前3世纪末期慢慢逝去。然而,这并不是故事的终结。轴心时代的先行者们已经为他人奠定了发展基础。每一代人都可以设法使这些原初的洞见适用于他们自身的特殊境况,而这应是我们当下的任务。”

    我们当下的任务就是实现国人的中国梦。2012年热词——中国梦,“中国梦”既是对中华民族奋斗历史的概括,也是对中国人共同命运中凝聚的感情和力量的表达,是中华民族面对未来之梦,饱含了对中国历史的深刻洞悉,这是国人新时代情境下的信仰,而当我们需要这种颇具创造性且反映我们自身的社会现实的信仰时,研究那个遥远的年代则是人类精神考古的一次演练,因此从某种程度来说,轴心时代给予了我们回往历史、解决难题的契机,我们应当努力从先哲们身上寻找适于我们实现梦想的洞见。

    轴心时代本身并非一个幸福的安乐期,恰恰相反,而是一个暴力横行,礼崩乐坏,人们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的时期。但正是在这样的混乱时期,人类历史上最具才华且最为勤奋的一批思想者创造了人类精神最伟大的财富。所以轴心精神并不一定就体现在轴心时代切实的文化环境中,而更像是此时产生的一种伟大理想。

    中国梦便是一种伟大的理想,而且这种理想孕育在和谐融洽的社会氛围中,她体现了中华文明在复兴中的进一步演进,开启了向物质、政治、精神、社会、生态文明更高阶段演进的新格局和新进程,这是“知新”中文明的新特征,满载人们对于古文明、原始文化的超越和突破,回顾巴比伦文化和埃及文化,虽规模宏大,但都难以摆脱灭绝的命运,成为文化的化石,有了前车之鉴,适时回过头去看看先哲们是怎么说的,便不会重蹈覆辙或背离轴心时代的精神实质,也便不会辜负先哲们伟大的精神创造。

    《轴心时代》有着深刻的思想深度却又通俗易读,内容丰富全面却又重点突出,无论读者入门或深化都将获益匪浅。摈弃宗教信仰的束缚,带着和凯伦·阿姆斯特朗一样溢于言表的对世界对人类热爱的情感,在其强大的精神的感染力下,咀嚼轴心时代先哲们原初的洞见,能够在享受现代社会物质浮华的同时坚持净化心灵和精神,从而为实现自己心中的中国梦创造一切可能。


苏公网安备 32011502010254号      版权所有:南京市江宁区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江宁区土山路46号     苏ICP备11081079号-1     联系方式:025-52191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