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交流

辛亥一百年祭

2011-11-16 16:20:00   丨    作者:

辛亥一百年祭——读《辛亥:摇晃的中国》有感

    1911年10月10日在武昌爆发的起义,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里程碑样的事件。双十的这个日子,是中国延续了两千多年封建帝制告终的开始。百年沧桑一晃而过,而今人们重新回首辛亥的波澜壮阔,隆重纪念它,有着深刻的意义:因为铭记历史是为了更好地前行。

    其实辛亥革命的发生,多少有点偶然性。100年前,清政府发动新政,试图修筑一条当时中国最长的铁路,自汉口达成都,全长4千多里,可谓当时最浩大的工程。因为路权争端爆发了保路运动,清政府为平息四川省的“叛乱”,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先后从湖北、湖南、广东、陕西等省抽调兵力增援,导致武昌城头空虚,革命党人乘势而起,打响了辛亥革命第一枪。最终导致了令山河变色的辛亥革命,拉响了清王朝的丧钟。连武昌起义的发生也是一连串意外所导致的,但这场意外,毁了一个王朝,像扳道岔一样,把古老的中国,扳到了另一个轨道上。

    但也正是由于革命的仓促,革命领导阶级的不成熟,各方势力相互掺杂掣肘,导致革命不彻底,成功后一系列问题相继爆发,最终的胜利成果被袁世凯窃取,为他人做了嫁衣。辛亥革命给了国人一个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制度,但却没法像魔棒一样,给中国带来立竿见影的变化。轰轰烈烈的一场大革命,只是赶走了皇帝,挂上了一块“中华民国”的招牌。但最基本、最需解决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他们没有彻底的反帝反封建的决心和勇气。辛亥革命并没有动员农民:无论是立宪党人的改良,还是革命党人的革命,对于动员社会底层,都没有兴趣。说他们害怕底层动员损害他们的阶级利益也没有大错,但他们更担心的其实是底层动员之后对社会秩序的冲击。他们亦不敢得罪外国人:革命党人也知道,西方国家在以它们的文明尺度,衡量着这场革命。如果他们能讨西方人的欢心,革命就不会遭遇列强的干预。而彼时的中国在列强的压迫下艰难生存着,民众对此是不满的,多么希望有人振臂一呼,天下则云集响应啊。可是等来的则是妥协与懦弱。“为有牺牲多壮志,敢叫日月换新天。”可那时的革命党人却不具备这样的精神。以至于以后的“护法运动”、“护国运动”、“二次革命”相继失败。究其原因,反对力量的强大的因素固然重要,但不得民心是关键。底层民众认为那时你们上次人士的事,与我们无关。

    当然,我并不是要质疑辛亥革命的意义,毫无疑问,辛亥革命是中国近代史乃至整个中华文明历史上一个开天辟地的事件。就说它结束了延续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这一项就值得铭记。更遑论它建立了亚洲第一个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在这之后民主与共和深入人心,即使后来袁世凯与张勋倒行逆施,开民主的倒车,也终是不得长久。只是这样一个伟大的胜利,为什么结果却不尽如人意,这值得我们深思。

    辛亥革命已然过去一个世纪,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纪念日。不禁让我想到了郭沫若先生的《甲申三百年祭》。虽然李闯王的失败与辛亥革命没有太多的联系。但是他们在面多新生的政权时,都做得不好。“其兴也勃焉,其忘也忽焉”历史是残酷的,即使是今天仍然让人警醒。今天人们隆重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就是为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苏公网安备 32011502010254号      版权所有:南京市江宁区图书馆     地址:南京市江宁区土山路46号     苏ICP备11081079号     联系方式:025-52191248